我能打印传送门 第二十章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2019-12-11 06:05:53 来源: 曲靖信息港

我能打印传送门 第二十章 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魔狼!

柯明德想起了看过的一本在贵族府邸扫描的书:

“魔狼,形状与狼相似,与普通的狼混居,一个狼群通常只有一头魔狼。魔狼与普通的狼交配,有概率生出魔狼后代,魔狼报复性极高,有较低的智慧,自从“魔法绝境”之后,数量锐减……”

“魔狼是一种低级魔兽,通常只能掌握一到两种天赋魔法,按照属性划分,魔狼分为火狼、风狼、土狼、青狼,极偶尔会出现双属性的魔狼,按照品种划分,魔狼分为苔原魔狼、小平原魔狼、灰魔狼、阿拉克吧魔狼等十六个品种……”

“灰魔狼一般生活在温带山地,寿命可达45~50岁,有四个亚种,其中杜拉灰魔狼主要分布在金雀花王国与赛勒王国的山地,身高一米七至一米八,体长两米五至两米七,毛色灰青,一个狼群通常有六到八只……”

“灰魔狼有四十六颗牙齿,四颗犬牙可达六厘米长,十六对三十二根肋骨,胸前的肋骨极为发达,后半身较为脆弱,魔核生长在第三与第四对肋骨中间,是它释放魔法的中枢,一头成年火属性灰魔狼通常能够掌握“火球术”,极少数能够释放“火焰牙”,一头成年火属性灰魔狼能够连续释放五到七次魔法,施法间隔约有三秒……”

——《库伦大陆常见魔法生物赛斯·让·奥杜尔著》

这是一头火属性魔狼!

柯明德来不及细想,因为第二发火球已至。

“杀了他,这畜生记仇得很,会一路跟着我们报复!”营长大喊道,他出身贵族,对于普通人不太了解的魔兽有一定的认识。

两发火球被柯明德躲过,那头火狼大怒,低吼一声扑了过来。

柯明德避过这一扑,提剑往魔狼侧颈砍去。

如中败革,厚实的皮毛毫发无伤。

魔狼痛吼一声,又爪一拍,正中柯明德前胸。

“啊!”

柯明德好似被疾驰的小汽车迎头撞上,连连后退了五六步,低头一看,胸口的布甲已经被完全撕破,在皮甲上留下几道爪痕,上面缀着的一块铜片被挠出一块豁口。

“好厉害!”

胸口火辣辣的疼,呛咳几声,才缓过劲来,在抬头一看,魔狼与其他的士兵缠斗在一团。

几只箭矢射到魔狼身上,却刺不透皮肤,坠落到地上。

柯明德助跑两步,双手执剑从魔狼腹部刺入,一用力,剑身大半都捅了进去。

“嗷!”

魔狼转身扑了过来,柯明德想把剑拔出来,却被肌肉紧紧锁死,不得不松手躲避。

此时,其余几条野狼都已经倒在血泊之中,魔狼见大事不妙,转头要跑。

“拦住它!”

营长大急,扯住魔狼的尾巴,魔狼头也不回,拖着营长就跑,营长双手拽住狼尾,两脚拼命在地上停住,口中大呼小叫。

柯明德大步赶上,抓住狼腹上的剑柄,用力抽出,鲜血喷涌,溅了他一脸。

狼吃痛回头,张开血盆大口,一颗火球在它口中凝聚。

说时迟那时快,柯明德飞起一脚,踹在魔狼下颚,狼头不由一摆,此时其他人也都赶上,柯明德纵身一跃,双手抱住狼头,牢牢把狼吻箍住。

其余人等手执利器,有人砍脚、有人砍身、有人从柯明德刺出的剑伤处下手、还有人在粪门动刀子,魔狼痛苦不堪,摇头摆尾挣扎,却被拖住,动弹不得。

柯明德在他头上被甩来甩去,强忍着撞到地上的痛,心里发狠,一口咬住狼的脖子,咬了一嘴毛,可惜狼皮太厚,竟然没有咬破。

魔狼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多时,竟被活活打死,狼尸仆地,口鼻溢血。

柯明德松开手,吐着嘴里的狼毛和狼血,心里想到:人类的牙齿果然不适合捕猎!

一旁有人走到其他几局狼尸旁,看见还有气就补上一刀。

检点一番士兵的伤亡情况,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五人死亡,仅有四人负伤,伤势重的还是柯明德,胸口被拍了一掌,脸上左颧骨处被划破一道三厘米的伤口,是抱在狼头上魔狼挣扎时蹭到了一块石头。

“牛顿大哥,伤口没事,但怕是要留下伤疤。”

布鲁托检查了一番他的伤口说道。

“无妨,男人嘛,不用在意这些……”

柯明德倒是很洒脱,他又不靠脸吃饭

,把塑料瓶子递给布鲁托,让他帮忙清理一下伤口。

“牛顿大哥,你这只水囊是从哪里买的?又轻便又好用……”

布鲁托对他这个塑料瓶子羡慕好久了,这可比集市上那些用野兽的胃制作的水囊好多了,密封性也更好。

“哈哈,我在约克城还有几个,等回去了送你一个。”

柯明德打个哈哈,没解释它的来历,这些乡巴佬,见到个塑料瓶就惊讶得不得了……我在这个世界还要待三年,何不传授给他们些科学知识,见识一下工业的光辉,建造一些玻璃工坊、冶炼工坊、纺织工坊等等,也顺带赚些钱财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

柯明德想到这一茬,可是他并不懂这些基础工业知识,对于物理化学生物的了解也仅限于在学校学到的东西,这倒是有些难办……

“现在想这些做什么,等这一战结束再说吧……到时候游历世界,见识一下异界各地的风土人情,也见识一下异界的姑娘们……等到千百年后,若是再有穿越者来到这里,得知工业的先声叫做艾萨克·牛顿,不知会是个什么表情……”

柯明德的胡思乱想被营长打断。

“各位,我们发大财了!”

营长大笑,他刚才拽着狼尾巴被拖了好远,此时看起来灰头土脸,着实可笑。

“这头魔狼浑身都是宝贝,它的皮制成的皮甲珍贵无比、牙齿可以用来做破甲箭、骨头是上等的工艺品原料,血肉是的补品,重要的还是魔核,值上千银币……”

“整头狼卖出去能买上两千,到时候人人有份!”

“快来快来,谁有剥皮的手艺,弄好一些,这狼身上就一处伤口,从这下刀,别弄坏了……”

狼皮防御力惊人,自始至终只有柯明德在它身上开出了一道伤口,被人拖住活活打死,真是悲催。

“都说狼狡猾,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它若是始终正面迎战,咬死两个人后,士兵必然士气低落,不敢上前,它就有了逃生的机会,可它见势不妙,转身就跑,却是露出了破绽,被人拖住,进退不得,空有爪牙之力却不得发挥,实在悲哀……”

“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古人诚不欺我!”

三人行必有我师,这魔狼的悲惨下场,也是柯明德的老师,他暗自思索,铭记于心。

湖北癫痫病正规的医院山东手术治疗白癜风治牛皮癣湖南哪家医院好合肥长淮医院好吗合肥长淮中医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