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醒法师 章四十三 你刚才很拽啊

2019-10-12 23:33:15 来源: 曲靖信息港

龙醒法师 章四十三 你刚才很拽啊

有一类人,喜欢在万众瞩目之下大展身手,有一类人则恰恰相反,喜欢在**的空间里,独自享受报复的快感。

焰鼠显然属于后者。

单薄如纸张却完全不透明的力量屏障之外,休斯、龙琪琪、可怜、以及渐渐醒来的坑爹和备胎,都试图想要看穿屏障,了解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结果却只是徒劳。

屏障内,刀光如风如潮,肆意席卷。其实这已经有违“橘焰鬼斩”的真意了

?!”眼前的一幕。离奇到了让身为门徒的焰鼠都无法理解,甚至怀疑这是自己的幻象和错觉。

然而恺撒只是低垂着头,头发遮住了眼睛,看不清表情。

焰鼠挥刀,再斩,这次选择的是恺撒的右臂。

随着刀锋落下,恺撒的右臂上无声浮现出一块环形的护臂,还是浅灰色,似乎和之前的肩甲分属同一套铠甲的不同部件。

而这次,焰鼠确认了眼前的不是幻觉。而是现实,让人无法理解却不得不接受的现实――自己身为门徒的全力攻击,竟然被一个十二级的风雷法师小鬼,给挡下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那铠甲部件又是什么?

焰鼠古朴的脸上,所有的情绪忽然在某一刻全部消失,他手里的刀变得若有若无,不再像更才那般气势万千。

这才是真正的橘焰鬼斩。

他不再挥舞刀身,只是轻抖握刀的右手手腕,于是刀尖一截悄然没入虚空,下一刻如悬针般凭空浮现于恺撒的头顶。

刀锋如真似幻。若有若无,没有温度,甚至快到看不清形态。

如果有旁人在此,只能看到橘色的妖异火光微微一闪。

刀尖已笔直落下。要将恺撒脆弱的头颅一击贯穿!

焰鼠终究不再保留实力了,眼前的异变不止让他不解,更让他感到深深的不安。此时的橘焰鬼斩内敛到,快到,也在点杀伤上强到。

而且在发动这个投影分身所能做到的强一击的同时,焰鼠的另一只手闪电般探出。抓向恺撒手里的水晶,还有黑蛋。

夜长梦多,焰鼠不打算再等,免生更多的变数。

但很快,他瞪圆了眼睛。

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满眼都是不可思议的震惊,还有对于他这个门徒而言久违的迷茫与困惑。

伸向水晶和黑蛋的手被人抓住了,抓着他的人是恺撒。

和同龄人比起来,恺撒的身子很是壮实,但和成年人相比毕竟还是有差距,所以在焰鼠面前恺撒本来显示不出任何力量感。

但这时候,恺撒单手稳稳抓着焰鼠的手腕。

在恺撒的指掌和小臂上,清晰地浮现出了浅灰色的金属战斗手套,还有完美无缝的护腕和护臂部件。

和前两次一样,依然没有全套的铠甲显现出来,只是局部的部件。

但部件所能提供给恺撒的防御力,还有力量,竟以足够和一位门徒的投影分身,进行面对面的对抗了!

“你刚才很拽啊,羞辱我真让你那么开心?”恺撒幽幽地开口了,声音沙哑而深沉,好像被变声器扭曲过,更加成熟。

焰鼠这才注意到,恺撒的头上不知何时浮现出了一顶盔甲,自己全力一击的橘焰鬼斩,竟在狠狠撞上那头盔之后,连一道痕迹都没留下!

恺撒终于抬起了之前一直微微低垂的头脸。

因为有全覆式头盔的遮掩,焰鼠看不清此刻恺撒的表情,但他分明可以看到头盔一字形的眼孔中,是少年那双充满了战斗意念的眼睛!

“你到底是什么人?回答我,恺撒,你不可能是普通人,你到底是谁?!”焰鼠厉声吼道。

但他的喝问很快变成了痛苦的低吼,理论上,投影分身是很难感受到痛苦的,毕竟不是实体,当投影分身都感到如此剧烈的疼痛时,只能说明对方的力量与攻击力的强悍程度,足可透过投影,伤害到远在北方的黑色咏战中的焰鼠本体了。

――恺撒已经站了起来,在这个简单的动作过程中,他直接用脑袋正面怼在焰鼠的脸上。

还是和当初一样。恺撒打人,就打脸!无论你是青木学院里的流氓,还是足可左右世界局势的强大门徒。

从某一刻开始,龙道似乎开始隐隐震荡起来。剧烈程度缓慢却坚定地提升着。

恺撒却好像不怎么在意这些变化了,因为前所未有的力量感,已经充斥在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里。

和从前穿上灰色铠甲不同,这次恺撒终于没有那种被铠甲束缚并操纵的别扭感觉,而是好像能用自己的身体。完美地承受铠甲中蕴含的全部力量。

“好神奇。”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心念微动,掌上便凭空浮现出灰色铠甲的手套和护腕部分,质地似乎比过去更加真实,表面流转的光泽却又有一种梦幻的不真实感。

心念再动,战斗手套和护腕的部分消失隐退,小臂的防护部件出现再消失,肩甲出现再消失,接着是头盔、胸甲、腰带、战裙、护膝、金属长靴……等等。这还是恺撒次如此仔细地,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观看灰色铠甲。

一个个全部看过之后。盔甲全部隐退下去,恺撒就站在那里,看起来还是那个十二级的风雷法师少年。

但对面的焰鼠根本不敢再小看他了,之前被焰鼠切断的腿部肌肉和跟腱都痊愈了,而且即便恺撒身上暂时没了灰色铠甲的痕迹,焰鼠还是能感受到那越来越恐怖的力量气息!

“灰色铠甲……你是上一次龙道试炼时击败沧澜小丫头的灰色铠甲,也是青木城海啸中出现的灰色铠甲!原来是你!”

焰鼠死死盯着恺撒,一字一顿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某些人之前可不是这么有礼貌。”恺撒没回答,而是活动了一下之前被割伤的腿脚。冷冷说道,“怎么,看到局面有点不受掌控了,所以又伪装起你那报复心极强的一面了?老实说。我预想到你会折辱我,但没想到你会那么失态,你刚才的那一面,让人恶心。”

焰鼠冷着脸,不吭声。

“哦对了。”恺撒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之前问我黑白是怎么死的。对吧?没错,是我杀了他,就在龙道层里。”

焰鼠脸色再度变化,老实说他现在有点感到眼前的少年变得陌生了,他还是那么坚定,但眼神里多出了某些……之前没有的东西。

或者说是之前没有那么明显的东西。

那是一种浓烈而纯粹的战意!

焰鼠身为战斗王朝的四大门徒之一,见过很多很多的战斗法师,但即便在以“战斗”为名的本族之中,他也从未见过战斗意念如此强烈的人!

恺撒明明已经知道龙道即将毁灭了啊,他明明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却还是一心求战?他难道认为他能稳胜自己?

焰鼠忽然间彻底地愤怒了,甚至比之前被恺撒威胁的时候,更加愤怒。

“好,很好!今天即便拼着损失掉这个投影分身,我也要宰了你!”焰鼠恶狠狠地吼道,脸蛋都隐隐扭曲,“王朝为什么会派我来执行这次任务,为什么只有我才有能力带走完整和归途,现在就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给我看清楚!”

焰鼠后退了两步,微微拉开和恺撒之间的距离。

然后他高举起手中的橘焰鬼斩,当着恺撒的面,松开了握刀的手。

这下,恺撒也不由怔了怔。

只见火焰凝成的刀身并未因重力而坠落,反而在半空中散开,化为一缕缕细碎的光焰。那光焰如萤火虫一般,闪亮而美丽。

然而当所有散开的橘色光焰,飞快地在焰鼠的头顶,再次凝聚成形的时候,所有的美好都荡然无存了。

那是一张橘色火焰凝成的面具,一张鬼脸。

眼孔空空洞洞的,没有嘴唇,取而代之的是两排露在外面的锋利牙齿。每一根利齿,都好像一截微型版的橘焰鬼斩!单单看着,就似乎能刺穿人的身体,乃至灵魂。

“即便在我们战斗法师的家乡森德洛,也几乎没人能领悟到这一招。我虽然是第三门徒,但我的实力绝不只是第三!”

焰鼠凝视着恺撒,吐出了这个招式的名字:

“橘焰鬼斩境界。”

“真形:橘焰鬼面。”

恺撒凝望那张鬼脸,眼神里隐约闪过一丝飘渺的茫然,似乎那鬼脸勾起了他的某些回忆,却又抓不住,好像错觉。

摇摇头,将这种没来由的感觉抛去,恺撒抬起手捏成拳头,肉掌上无声浮现出金属质地的灰色拳套。

简简单单,一拳正面轰出。

然后就听到噗的一声响,焰鼠头顶上的那个气息比普通橘焰鬼斩更诡秘、更凶狠、更残酷的鬼脸面具,应声爆碎!(未完待续。)

绵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咸阳治疗阴道炎方法
阜新治疗牛皮癣医院
绵阳治疗睾丸炎费用
咸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