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扎克伯格用VR顛覆社交的野心布局

2019-05-02 04:44:08 来源: 曲靖信息港

譯| 連然

在巴塞罗那一年一度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开办之际,扎克伯格出现了在由三星举行的大型发布会上,聊了聊虚拟现实的进展和在推动VR社交化上的努力,并表示Facebook已经与三星组建新的团队,联合开发VR技术和应用。

“很快我活在一个世界里,不管你身在何处,都能够分享和体验全部场景,”扎克伯格表示,“想象一下,只要你愿意,你就能够在篝火面前坐下来,和朋友出去玩,或者在私人影院看电影。想象一下,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在任何地方举行小组会议或活动。这所有的场景很快都将成为现实。这也是Facebook在虚拟现实的初期投入精力的缘由,我们希望能够很快地提供这些类型的社交体验。”

Facebook已开始售卖99美元的Gear VR,扎克伯格表示数百万用户将在今年拿到Gear VR。虚拟现实也在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获得了大量的关注。 HTC在与Valve的合作伙伴关系中,宣布 HTC Vive将在2月29日起接受预订,价格为799美元。三星和竞争对手LG发布了新的360度相机,后者也带来了与其LG G5搭配的VR头戴显示器。中国的阿尔卡特将其4S智能放在在一个塑料盒中,可作Google Cardboard兼容的虚拟现实显示器。

而本周,在Facebook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总部,马克·扎克伯格花了20分钟与印度尼西亚总统讨论零重力乒乓球的玩法。

本月初,新加坡总理访问Facebook在门洛帕克的新总部,顺便去扎克伯格办公室附近的VR室体验了Oculus Rift。不过新加坡首相更感兴趣的是虚拟恐龙。而扎克伯格在与印度尼西亚总统Joko Widodo描写其Oculus的供电系统时,其关注点也在于他们一起在虚拟现实空间里呆了2十分钟做了一点事情。

“人们关心的是如何与其他人互动。”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VR室大厅表示。“当你身边有别人的时候,事情就会变得社会化。”

自从Facebook在2014年的春季收购了Oculus,扎克伯格就描述了在未来虚拟现实将作为一种社交平台——我们在虚拟现实里将不只是看电影和玩游戏,还会彼此互动。在Facebook宣布了20亿美元收购的当天,扎克伯格曾向表示,“我们正在做一个长期的布局,沉浸式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将成为人们活的一部分”,并表示其拥有成为有潜力的社交平台的能力。这样的说法在当时似乎有点牵强,但随着在过去的两年中VR领域的进展,世界似乎朝着扎克伯格所说的方向移动了些许。

Oculus Rift现可提供内置传感器的手部控制器,让你可以玩到零重力的乒乓球。Oculus Rift不仅可以跟踪头部动作还可以跟踪手部动作。这些控制器能让你的身体在虚拟世界体会到“存在”的感觉。就像扎克伯格和Widodo玩虚拟乒乓球时可以看到对方并与对方在一定程度上互动一样。

虚拟乒乓球是Facebook称之为“玩具箱”的一个演示,它提供了一种形式自由的虚拟环境,在其中你不仅可以玩乒乓球也可以堆积木或者放鞭炮,并且,这还是一个很多人都可以进入的备用宇宙。扎克伯格称其是现实世界如何交互的演示-通过虚拟现实。“真正引人注目的事情是,当你身边站着别人,事情就会变得社会化。”他说,“这不是一场游戏,没有绩点。也没有得分。也没有公正与否。但是在其中人们会想法设法用新的方式进行互动。”

但也许更重要的是,伴随着巨头们的投身,扎克伯格的愿景似乎越来越接近现实了。在2014年十月,谷歌对增强现实初创公司Magic Leap投资5亿美元,次年一月,微软推出了自己的增强现实头戴显示器Hololens。并且谷歌一直以来都在努力建设自己的VR事业,并不满足于只提供通过智能才能体验VR的Cardboard,其还在秘密建造更先进的硬件。而现在,苹果也投身进来了。“这件事两年前还只是被人笑话的事情。”扎克伯格说到。

虚拟现实社交应用,似乎没有2014年的时候听起来奇怪了。

今天上午,在巴塞罗那一年一度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开办之际,扎克伯格出现在了由三星举办的大型发布会上(其Gear VR头戴显示器是基于Oculus的技术)。此外,他宣布新的Facebook小组将在设计师Daniel James和Michael Booth的带领下,为Oculus建立“社交应用程序”,不过他拒绝泄漏这些应用程序可能是什么模样。“我们在做的是奇的事情。”扎克伯格表示。尽管我们依然在等待Oculus进入市场,不过对于近期如此多的投入我们仍然持有保留态度。

Chris Dixon,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Oculus的早期投资者,当Facebook投资Oculus的时候也是感到惊讶的。“那是我们在投资的时候没有预期到的。”他说,“当时这并不是一个火热的领域。”现在VR已经成为他曾以为的大“平台”。“一旦价格下降,质量上升,开发者能够勇于创新创造出各种新的东西的话,”他表示,“我们会发现,这已远远不止是游戏了。”

扎克伯格说当他是10一二岁的时候,他的父母给他买了台电脑的时候,他就被迷住了。在中学的数学课上,当老师在讲课的时候,他就在写计算机程序,比如C语言和Pascal语言。有些时候,他会做更有意思的事情,他会为自己的电脑勾勒出一种VR接口——这在当时是没可能实现的。“你不应该只在计算机上阅读页或者做一些平面的事情。”他认为,“你应该在使用中能体会到像是去了另一个地方的感觉。”

这样的想法很多年轻人都曾有过,但是对扎克伯格来说,现在的他已具有了将想法变为现实的能力。“当我是个小孩的时候,是没可能来做这样的事情的。”他说。“但是现在,我们拥有Facebook这样一家大公司,我们还有对未来布局的热情。”事实上,在2014年,在“读了很多科幻小说”和对一些VR与AR技术在学术和商界的发展有所了解后,他和Facebook就对Oculus进行了20亿的投资。“ 看到Oculus的演示后是我想转折的时候。”他回忆到。

Facebook花在收购上的钱是值得的。扎克伯格认为它将不但是一种社交平台,还将是继智能之后的新一代基本计算环境。“先是电脑,然后是络,然后是,”他说到,“我认为一些像VR 和AR的东西将会成为下一个平台。”换句话说,这将是我们同计算机交互的另一种方式,也是同世界交互的另一种方式。

此前有消息认为扎克伯格的20亿美元投资是对虚拟现实的未来下注,Dixon对此持有赞同意见,他将Facebook对Oculus的收购同谷歌在2005年对安卓的收购进行了比对,“我记得我当时在想,这是对未来的投资,”Dixon,“我记得当时我很钦佩谷歌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但是我也在想,’这个投资有点奇怪’ ,但是事实证明那真是一个天才的投资。”安卓需要时间来变得成熟,虚拟现实也是一样。

Facebook表示自从去年11月份推出了Gear VR,人们已经使用其观看了超过100万小时的视频。而谷歌则表示已经有超过500万的谷歌cardboard头戴显示器进入了市场,用户也已经下载了超过2500万个的应用程序。虚拟现实某种程度来说已经是“真的”,不过Dixon也表示广大市民其实还没有真正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当你试玩Facebook的“玩具箱”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些什么。“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演示,”他说,“事实上当你和别人一起玩的时候,受到的冲击将会更大。”正如扎克伯格所说,这是社会型的东西。

但社交型VR如何与Facebook的其他部份相吻合仍然是一个问题。Facebook已将360度全景视频上传到了Facebook动态消息之中,扎克伯格认为此举是向虚拟现实进击的一步。不过他其实不知道这两种模式将如何融会,但他表示超轻的眼镜可以将你立刻从虚拟世界带到现实世界,然后再返回。这可以让你沉浸在虚拟现实当中,或可以添加数字化的东西到你在现实世界中的所见,增强现实体验。使用这些眼镜,你将可以和在世界另外一端的人玩象棋或者看看他人在Facebook发给你的照片。

今天似乎是虚拟现实的一次释放,不过从某种程度来看,Google Glass仍然有点失败。但是再过几年,这些都会变得更成熟更真实。

唐山选手张梦圆获得城运会射击铜牌
唐山-宜昌-三亚航线11月1日开通
新宝泰5.3亿元实施节能减排工程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