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战帝 第574章 有人打永恒之树的主意

2019-09-26 03:03:47 来源: 曲靖信息港

强战帝 第574章 有人打永恒之树的主意

房门被推开,邪歌,幽月和水不语三人走了进来。

邪歌脸上香汗滴落,身体前倾一拱手,急切的説道:“大人,来自秘银级势力的强者正在围攻水家,想要将羽木族先知羽灵风抓走!”

“小浪快去帮忙,水家现在危在旦夕啊!”水不语双目血红嘶吼一声。

“咔!”

搭着沈浪右手的桌子发出一声轻响,瞬间化作了灰尘,飘散开来。

“谁敢!”

沈浪眼中厉色闪过,长身而起。

“把老猿他们三人叫上,去水家!”

沈浪也不多问,阴沉着脸率先出了屋子。

刚一出屋子,一对黑色翅膀舒展开来,沈浪的身形便是腾空而起!

后面的幽月和邪歌都是一愣……就在不久前,帝都外,沈浪曾经亲口告诉她们,他被强者给封印了。

所以回来的时候,是纳兰紫烟控制着落泪天堂带着众人回来的。

而之前面对那三皇子的时候,沈浪全身上下也是没有一丝灵力外泄的,想不到……

只是这么几个小时过去,他竟然连准帝武镜强者布置出来的禁制……都给破掉了!

这一个信息让得邪歌和幽月心头又是震撼了一番。

原本以为与沈浪接触一段时间,应该对他的实力和各种隐秘知晓更多。

没想到越是接触,越发觉得他神秘莫测了……

听到了这边的召唤,原本与二祖风不平正在畅饮的猿不破三人,二话不説,朝着风不平几人拱了拱手,一个个全部升空,跟了上去。

祖炜和南风耀两人面面相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架势感觉比之前更可怕呢?”

这时,一名战狼成员低沉的説道:“秘银级宗门天剑山的人出现在了帝都,不知道通过何种途径,知道了羽木族先知羽灵风在水家,所以公然围攻水家,想要让水家交出羽灵风。”

风不平一愣:“羽木族虽然是植物种族,但是现在的世界已经非常开放,人族领地都已经融入了许多外族,他们如此大张旗鼓的,似乎有diǎn不对劲吧?”

“外族,只是个借口而已。”祖炜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风不平还不知道,但是祖炜可是镇守裂缝之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人冲着什么去的?

他们是冲着永恒之树去的!

当初在裂缝当中沈浪将永恒之树放出,就曾经对他们表达过这种意思。

永恒之树这件事不能外泄。

一旦被人知道,邪魔两道的人会想去将其毁掉,以让裂缝中的至阴之气正常溢出;

而正道中人同样会觊觎此物,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此物!

天底下异宝无穷无尽,但是蕴含如此澎湃生命灵力,并且还能不断成长……甚至到了后面还可能诞生出来生命的,除了永恒之树外,再也找不到其他相似的东西了。

天剑山乃是皇龙宗和离恨宗等宗门的上一层势力,是秘银级势力,来紫楚国正是为了封印裂缝的事情。

皇龙宗的人自然不可能对他们隐瞒永恒之树的事情。

但是祖炜依然觉得不对劲……时间上不对!

因为天剑山的人似乎比他还要晚到帝都,而皇龙宗那边的几位老祖还在往这边赶,人都没到呢,谁告诉的天剑山的人永恒之树这事情的?

这时候,南风耀似乎看出了祖炜的疑惑,传音説道:“当初我去接浪少的时候,他被雪叮当打了一掌,不得已只好躲了起来。”

“后来我们回去的时候,浪少将前因后果跟我説了一下……他之所以被雪叮当追杀,是因为他杀了白骨殿少殿主赫连青山!”

“而赫连青山等白骨殿的人,正是因为围攻村民和羽木族的羽灵风,才触怒了浪少,让得浪少杀了他们。”

“只不过……浪少似乎对白骨殿的一名女统领手下留情,只是将其打成了重伤,没有杀掉对方。”

祖炜脸色一变:“你这意思……是説白骨殿的人把永恒之树的消息告诉天剑山的?他吗的!”

南风耀继续传音道:“白骨殿的人未必知道永恒之树,因为当初赫连青山等人追杀羽灵风的时候,只知道她身上有可以抵御至阴之气的宝物,并不知道永恒之树。”

祖炜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所以天剑山的人没有明目张胆的去裂缝处,去打永恒之树的主意,却去围攻水家,是以为那宝物还在羽灵风手上?”

“正是如此。”南风耀diǎndiǎn头。

“他吗的,到了这种时候了,这些混蛋还想着自己的利益啊!他们以为天剑山有多了不起么?天剑山再厉害,能跟如意佛宗斗么

强战帝  第574章 有人打永恒之树的主意

?天剑山再牛叉,能抵得过雪家一根脚趾头么?”祖炜怒骂一声道

“走,我们也马上去水家看看……若是天剑山的人敢动浪少,我祖炜拼了这条命也要干掉他们几个!”

南风耀抹了一把汗,diǎndiǎn头説道:“只能如此了……老祖他们恐怕也马上要到了,我们尽量将时间拖延一下吧!”

説完这句话,南风耀扭头对风不平説道:“稳妥起见,你们玄道宗的人就不要跟过来了,以免被天剑山的人找到借口为难你们。”

“不用担心,我们皇龙宗会全力以赴,不可能让任何人伤害到浪少的。”

风不平面色凝重拱了拱手:“那就全要仰仗二位了!”

祖炜两人diǎndiǎn头,身形一晃,已经消失在了当场。

边上的邪风谷和羞花门几宗的老祖,一个个立刻凑了过来。

“风老头,我们就真的只能在这里等待么?”

羞花门老祖宫岚烟迟疑了一下问道。

风不平叹了口气説道:“小浪没有把我们叫上,已经包含了这几层意思了……,即便我们去了,也未必能帮得上忙;第二,对方是秘银级势力的人,若是处理不当,我们可能都要遭殃。”

“这种情况之下,我们隐忍不发,然后让皇龙宗的人出面是为稳妥的办法。”

“而另一方面,皇龙宗,离恨宗和花间派的几位前辈在之前外面闹腾的时候,就已经赶来,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

“跟他们一起来的,恐怕还有如意佛宗的乱来大师……有这么几位皇武境强者相助,应该不会再有多大问题。”

“所以我们就在这里安心等待吧……”

众人听得连连diǎn头,一个个又坐了下来。

而另一边,邪歌和水不语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对沈浪説了一遍。

沈浪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

“秘银级势力天剑山?好大的威风!抢东西抢到老子头上来了!”

“羽木族为了这个世界做了这么多事情,他吗的一群杂-种竟然还想为难她们?”

“你们想闹,我就给你们闹个天翻地覆!”

説到这里,沈浪一挥手:“老猿,你们三人带他们先过去,谁敢动水家的人,谁敢动羽灵风,就给我杀!”

猿不破和尹千觞齐声应道:“杀!”

花魂则只是恭敬的diǎn了diǎn头,没有説话,玉手一晃,一道云气将邪歌几人裹挟在一块,如流光一般消失在了远方。

这些人一离开,沈浪身形一动,直接就进了封天鼎。

封天鼎内,那僵皇端木邪似乎已经感受到了左问天的存在,彻底的放弃了反抗。

如同一棵大树一般,乖乖的呆在里面一动不动。

而星月菩提念珠悬挂在其脑袋上空,释放出来万千佛光,消磨和镇压这这不可一世的僵皇。

见沈浪进来,端木邪无精打采的脸上立刻一变,堆起了一丝讨好的笑容。

但是僵尸就是僵尸,僵尸要是能笑得好看,那简直是见鬼了。

这厮不笑还好,一笑简直不哭还难看,足以让人从噩梦中给吓醒过来!

但是他又不能不笑……

实在是被吓怕了。

之前左问天一怒之下出手,把邪眼领主那无数根触须全给砍了。

就这一刀,把在这头看戏的端木邪吓了个半死!

换了别人,或许也就是只会感受到左问天这一刀的霸道和强大而已。

但是端木邪不一样啊……

他当初是看着自己老大被左问天一刀劈掉的!

当年左问天那开天辟地一般的一刀,即便是睡了一万年,又如何能忘得了?

就是因为那一刀,他端木邪才被人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躲到了隐月墓地,然后落到了这般下场的。

如果説端木邪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害怕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左问天了。

而之前左问天那绝世的一刀,虽然这刀气和力量远远比不得当年那一刀。

但是这所向的刀意,霸道惨烈一往无前的精神,端木邪却是感受得清清楚楚!

説来説去,端木邪已经确定了一diǎn……

把邪眼领主触须砍断的这人,就算不是左问天,也应该是天清派有数的强者!

而且是得到了左问天真传的那种强者!

有这样的人坐镇这鼎内,别説现在被封印了,而且还有星月菩提念珠镇压……

就算没有这些东西,就算他端木邪还是全盛时期,也得乖巧得像个绵羊一样的。

对左问天和天清派的恐惧,已经深入到了骨头里边了。

他可不会像他地底那无头僵尸一样,一醒来就在那叫嚣:“天清派你们要倒霉了,老子醒来了!”

……

就在端木邪愣神的这一会,沈浪已经走了过来。

“做个交易怎么样?”沈浪淡淡问道。

“可以!”端木邪乐了,等的就是你开口啊……尼玛这么几天,等得老子都长草了你也不出现。

沈浪嘴角微翘笑道:“臣服我,或者,魂飞魄散。”

端木邪瞬间哭了……

妈蛋这怎么能叫交易呢?

这是明目张胆毫无技术性的威胁啊……而且这也太直接了当了吧,你不用考虑考虑我的感受么?

一diǎn心理准备都不给老子啊!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治疗费用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有医保吗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看病贵吗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医保卡
合肥康安癫痫病医院费用高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