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域仙缘 百零七章 残酷突围

2019-10-13 01:49:18 来源: 曲靖信息港

玄域仙缘 百零七章 残酷突围

血衣门长老目光冷冷,接下闪电鸟的一招招攻势,心中不禁有些焦急。“若是这样僵持下去,对我不利!要速战速决!”

他神识一扫,右手接下闪电鸟的攻势,而左手握成爪状,将离其近的一名弟子吸入手中抓住。旋即在那名弟子的大吼声中,将其投掷出去,在闪电鸟的利爪即将抓裂那名弟子的躯体之前,瞬间引爆。

轰!

不知是由于空间空旷,还是由于这名弟子实力强劲,爆炸声巨大。而威力也是巨大。

在轰隆的爆炸声之后,便听到闪电鸟一声哀鸣,只见其一只利爪被从腿部炸断,鲜血淋漓,森森白骨露了出来。

血衣门长老见状,眼中寒光一闪,左右手同时开弓,将两名弟子吸住,向着受伤的闪电鸟投掷过去。

受伤了的闪电鸟速度大幅下降,看到又是两名弟子飞来,其一双寒眸不禁颤抖,挣扎着向一旁闪去。

血衣门长老怎么肯放过这个的机会,手指微微一动,两名弟子竟然以更快的速度追上了闪电鸟,就在闪电鸟的哀鸣声中爆裂开来。

一阵血雨,飘零的只剩下零碎的血肉与飘散的血羽。

“闪电!”几头玄兽大吼一声,看到朝夕相处的同伴身亡,不由眼睛通红。手上的攻势猛然加大,要将眼前的敌人解决,然后去为闪电鸟报仇。

血衣门长老冷笑一声,正欲离开,然而却被一头猛虎挡住了去路。

“哼!你也是我的对手?”血衣门长老冷笑一声,出手将猛虎瞬间解决掉。

“吼!”一声哀嚎,一头超越玄丹境的猛虎陨落。

“长老!带上我们!”血衣门的弟子看着杀出重围的长老,不禁大喊道。

血衣门长老扫视周围,看到并没有对自己有威胁的玄兽,眼神一闪,便再次进入战场,将几名幸存的弟子救出。

“多谢长老救命之恩!”一人感谢道。

然而话音未落,就在他惊愕的眼神中,血衣门长老将他抓起,向着前方一群阻挡的玄兽投掷过去。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留下的是鲜血横流。

剩余的几名弟子将感谢的话语都咽到肚子里了,大气不敢出,生怕下一个身亡便是自己。

血衣门长老摆了一个自认为慈祥的笑容,说道:“你们实力是这些人中强的,我怎么舍得将你们杀掉呢?”

却不知这笑容在几名弟子看来恐怖无比,无异于魔鬼的微笑。但是慑于长老的恐怖,几名弟子依然是点头应答。

邓家二长老见血衣门长老突围而出,隐隐感到一丝不安,眉头一皱,看向身前冲来的金翅大雕。

这金翅大雕的羽翼无比坚固,邓家二长老几次的攻势都被金翅大雕合拢羽翼,用羽翼阻挡住了。

必须要想个办法穿破它的羽翼!

只见二长老喷出一口精血,凝聚出一道剑刃,旋即将自己大半玄力全部灌注到剑刃中。那道剑刃变得恐怖无比,令人视而生畏。

嗖!

划破空间的声音响起,那道剑刃直接穿透金翅大雕那坚韧无比的羽翼,将其牢牢钉在了宫殿的石壁上。血液顺着石壁流下,瞬间便被吸收殆尽。

“大雕!”

玄兽们红了眼,巨熊更是一声怒吼,与其对阵的董家长老险些被震破耳膜。

暴走的巨熊胸前的一束金毛光芒大涨,高达两丈的身形竟然又暴涨几分,达到了恐怖的三丈之高。它挥动着巨掌,对着董家长老狠狠砸下。而其速度竟然也暴涨几分!

“这巨熊不惜损耗精血,看来是发疯了!要赶快逃离!”邓家二长老与魏家长老心中同时出现这个念头。然而邓家二长老带上自家仅存的两人,杀出一条路逃离。魏家长老却被独角牦牛狠狠牵制住,不得脱身!

“该死的!”魏家长老看到邓家二长老逃离,心神一震,不由有些慌张,一股不好的预感袭来。那独角牦牛分明是这一群玄兽中仅次于巨熊的存在啊!怎么让自己摊上了!

而面对暴走的巨熊的董家长老更是有苦说不出,这巨熊的实力本来就强大,这下子暴走之后,速度上涨,将的缺陷也弥补了!他有几次险些接不下巨熊的攻击!

然而正在这时,一阵爆裂声响起,又是一名强者赶到。

白头老猿!

闪电鸟与金翅大雕的陨落令它再也无法镇定的操控法阵

,赶来加入战斗。

而此刻的形势却逆转开来。

混乱之城一方,两名长老已经逃离,剩下两人也已经负伤。而反观玄兽一方,却是有三名力压长老的强者!

高低立见!

在白头老猿出现后,董家长老与魏家长老脸上不由扬起一丝苦笑,胜负已定。

“我不甘心!”魏家长老想想自己家族这次损失巨大,怒吼道。巨熊与白头老猿一起对付董家长老,很快便会分出胜负,接下来便是三名玄兽强者一起对付自己!将会更加没有胜算!

他大喝一声,浑身玄力暴涨,身体膨胀开来。

“不好!他要自爆丹田!”白头老猿一眼看出,大吼提醒道。

独角牦牛正在宫殿墙边,已然没有逃离的道路。它一双环眼几欲瞪出,全身玄力波动,身体隐隐巨大不少。

轰隆!

一声巨响,魏家长老便化为一片血肉,在空中飘零。

而独角牦牛,身上划开一道足有一尺的巨大伤口,血液在不停的流淌着。

“牦牛!”白头老猿与巨熊不禁哀鸣道一起望向独角牦牛。

“哞……我还死不了!”独角牦牛竭力止住伤势,冲着他们笑道。它多亏皮糙肉厚,防御力强,才能够承受住魏家长老的自爆。

董家长老见状,苦笑一声,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下场。一双肉掌没有去迎接两头强大玄兽的攻势,而是凝聚玄力向着自己额头打去。

砰!

一声响,董家长老的身形倒在了地上,嘴角还带着一丝苦笑。

血衣门长老逃离之后,便以全速向着山下的营帐冲去,他眼神阴翳,无数个念头在脑海中产生。

砰!

一声巨响,血衣门长老打破了营帐的防御,直冲进去。

“什么人!”以为是敌袭的血衣门弟子手持兵器冲了出来,却见到长老浑身浴血的冲了进来。

“好!正是时候!”血衣门长老见弟子手持兵器,不由冷笑连连,“跟我去董家阵营!把他们给我解决掉!”

血衣门弟子闻言一愣,旋即大喜,眼中泛起了嗜血的光芒。

“先前逃离的是你吧!”血衣门长老抓住衣领提起一名躲藏在角落里的弟子,“谁让你逃离的?”

那名弟子不住颤抖,嘴唇青z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血衣门长老冷哼一声,将那名弟子的精血吸收吞噬,毫不留情的把手中化为一堆枯骨的弟子扔在地上,对着身前的一众弟子呼道:“去将董家吞食掉,来壮大我们血衣门!弥补我们血衣门的损失!”

一众弟子怒吼连连,向着董家阵营冲去,每一个人都踏过那名曾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弟子的枯骨。

未过多时,邓家二长老携带者两名仅存的弟子,也到达了邓家阵营。在听到有一名玄兽强者又加入时,他便已经知道,魏家长老与董家长老凶多吉少了!

“邓家子弟听令!魏家意欲截杀我邓家少爷,侵吞我邓家!现在跟随我去将他们全部擒杀!”邓家二长老刚到达阵营便疾呼道。

“吼!杀!”一众人马早已经得知少爷遇险的事情,正欲向魏家发泄,而这时长老下令,令他们顿感畅快无比。

魏家与董家两家阵营的人马,没有真正的强者坐镇,在两名长老带队的人马冲击下,瞬间崩溃。所有人与物资都沦为邓家与血衣门的收获!

投降者便免于杀戮,而抵抗者便化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成都治疗早泄医院有
哈尔滨女性检查不孕不育需要多少钱
云南盆腔炎的检查方法
上饶治疗妇科医院
河南白癜风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