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伟抓住机遇实现由IPv4向IPv6过渡

2019-07-14 02:09:15 来源: 曲靖信息港

9月23日消息,中国互联大会在江苏南京国际博览中心隆重召开。中国互联信息中心主任毛伟先生发表了主题为“抓住机遇,迎接挑战,积极向下一代互联过渡”的演讲。   毛伟在演讲中阐述了我国目前域名使用“供大于求”的现状,着重分析了在IP地址分配快要枯竭的情况下,如何应对。同时,鼓励大家抓住由V4向V6过渡的机遇,顺利平稳过渡。以下是演讲原文:   我今天下午演讲的叫做“抓住机遇,迎接挑战,积极向下一代互联过渡”。我们互联信息中心是作为中国互联业的建设者,管理者等角色,主要是负责国家域名的运行服务,这几年,我们的国家域名已经是趋于世界上的国家域名,包括IP地址的分配,在去年一年,中国一国的IP地址的分配量,超过了亚太其他国家的总和。当然了,我们也是向业界提出了警示,就是IP地址的分配,在不久的时间就会用完,在这种状态下,我们怎么应对,这个就是我今天要讲的话题,在应对这个挑战的时候,我想我们有很多的机遇,使得我们国家的互联业更上一个台阶,所以我们想,能够抓住机遇,迎接挑战,积极向下一代互联过渡,这就是我今天下午主要要讲的一个主题。   从互联来看,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了我们社会信息化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代表我们信息社会的一个重要的基础,IP地址又是我们互联的基础,如果没有地址的话,不可能联入互联,IP地址是我们联入互联的基础,同时IP地址也是我们追查上犯罪的重要的手段。为什么v4地址会用尽这个问题,这并不是一个新的问题,主要原因是这几年快速消耗,IP地址的消耗急剧增加,据预测,到2012年前后,IP地址就会逐步耗尽。如果你参加一个国际的互联会议,等等这样的会议,都会把IPv4地址耗尽的问题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议题去探讨。国内IP地址的分配是分级进行的,IANA是具体分配地址的机构,现在总的IANA地址吃里面也39个A,就是说我们全球的地址容量就这么大,比如说像亚太区,v4地址的增加是快的,而且亚太区,近以来互联的发展是非常快的。根据我们以往的地址分配的速度,我们进行了一个预测,到2010年,2012年之间的时间,地址会分配结束,然后各个大区,就开始分自己属下的地址。这个虽然不是一个准确的预测,但是我们根据以往消耗的情况,实际上也可能会消耗得更快,像我们国家,我们预测去年的消耗是1一个亿,但是实际的消耗量是1.35个亿,就是说消耗的速度有可能比我们预测的东西更快,越是到一个东西快分完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抢得更厉害的地方。消耗完了以后会怎么办,从运营商来看,我没有地址,不可能发展新的用户,对于用户来说,就可能会造成上成本的增加。这个地址耗尽对我们国家影响会非常的大,会制约我们互联的发展,管理不善,也可能会影响地址的进一步耗尽,特别是我们国家互联,发展还在高速的发展,而不像国外有些国家,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了。这个情况国际上怎么应对呢?有些方面,比如说采用可变长子的掩码的技术,现在日本也开始这么做的,但是这些并不是解决根本性的问题。这些问题,这些技术,只能延缓v4地址的耗尽,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大家都在考虑什么时候耗尽,我们采用什么样的技术来过度,现在基本上一个结论,这个问题牵扯面很广,不仅是互联技术层面的管理问题,同时,大家认为,采用v6地址是解决v4地址耗尽的一个方法。   那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结论,就是v6是解决v4地址耗尽的根本呢,很多人在中国也有说,我们为什么一定要采用v6技术,我们也可以采用别的技术,或者是具有中国知识产权的别的技术,那我们怎么讲呢,我认为,首先是v6有充足的地址量,v6这个技术,已经得到了国际主流络设备提供商和软件开发商的支持,也了很好的产业化的基础,并且已经部分国际商业络上部署,实际上证明他是切实可行的,不管从技术上,还是运用推广上,他都是一个基础,如果我们完全运用一个跟别人不同的技术,显然也是不合适的。但是虽然认识到这个问题,要像v6过渡,但是实际上我们做的怎么样呢,现在v6路由只占大v4的0.2%,可以说,v6的运用是相当相当的小。   我这边举几个例子,欧盟计划在2010年的时候,要敦促四分之一的用户转换到v6的络,美国国防部要求他们的络在08年的时候全部要过度到v6络,我记得在去年上半年的时候,美国的v6络的IP地址申请在全球到排不上号的,但是到了年底的事情,他们的申请量已经跃居世界。v4地址的是亚太,但是v6地址的是北美,第二才是亚太。过渡的技术有很多,比如说我们在现有的服务器上,我们两个络,v4的两个络的服务器要互通的时候,中间打一个“隧道”,或者是v6之间的络要通到v4的时候,之间再打一个“隧道”,但是我自己认为,都没有很好的这样一种解决的方案,实际上都应该去研究,怎么样更好的进行这个方面的转换。很多运营商想做的事情就是这样,慢慢从v4到v6,成为主流的络,实际上就是想做这样一个过程。我们现在07年的时候,7月份,向国内郑重发布了这么一个声明,国内比较熟知的计划,CNGI计划,是发改委委托中国工程院牵头做的这么一个下一代互联示范工程计划,这些计划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是比我们真正的想达到的目标,我认为,能够顺利的过渡到下一代互联的话,现在还是有一定的差距,虽然建立了很好的基础,但是离我们的终目标还是有基础。虽然我们现在的v4地址居全球的第二位,但是我们发展很小很小,排名只是全球的第16位。   我们的互联的用户群,我们的v4地址居全球第二位,但是我们的v6地址在全球居于16位,非常的小;这个问题我们就说,一个是整个社会为v4地址耗尽的紧迫性理解不足,我们当时在国际上开会的时候,就像这么大的一个会场,大家突然把v4络断掉了,下面坐的都是互联的专家,让它起动v6的时候,很多人起动不起来的,真正你要用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问题没有很好的解决,v4络和v6比,在我们国家的v6络仅仅是一个发展的初期。你在运用的时候,比如说移动要提供这么一个v6的络,实际上就发现这么一个v6的终端又有一些问题,这就是一个产业链的问题,没有形成一个机制去争取这个方面的经济。还有一个就是国家层面,缺乏应对v4地址耗尽向v6过渡方面有效的组织机制,相关制度与措施,还没有清晰的时间表。前些年我们还在讨论,要找到一个针对v6的“杀手级”的运用,运用有了之后,大家才愿意转移,现在好象不是这个问题,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到时候,到了2012年的时候,都要转过去,不是说用户希望去用v6,现在已经不是原来的概念了,现在的概念就是到那个时候,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都必须要转。 毛伟主任:你比如像很多机构,地址空间一紧张的时候,地址都会产生买卖,大家知道,域名有买卖,地址有可能也会产生买卖。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他们怎么去考虑v4、v6的共存,怎么去减少这些共存之后的不良影响,怎么去过渡,设备供应商怎么去支持新的服务,新的技术,这些他们都要采用相应的措施,而且我们可以看到,采用这些措施的时候,这个措施采取的以后,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说我们采用的NET技术,就牵扯到私有技术的管理的问题,还有你采用的v6,现有的终端如何升级成v6的问题,在解决一个问题的时候,会遇到新的问题,我想,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希望有一个的计划。实际上问题出现以后,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次机遇,v4地址耗尽以后,可以促进我们国家的互联尽快向下一代互联过渡,v6地址极大的丰富,使得我们在很多运用上有更多的手段,使得我们的互联技术有可能会产生一种创新跨越式的发展,因为v4技术开始是在美国发明的,我们基本上算是追随者,在下一轮基础浪潮来的时候,新的技术要换代的时候,能不能在技术领域有一些创新跨越的举措,另外就是建立更合理的互联的规则,我们是跟随者,在新的技术出现以后,我们是不是能够积极的参与,同时,地址的丰富,使得我们对互联安全的管理更加的有效,以前采取内往转换技术,跟踪犯罪的技术手段也受到了一定的制约,以后地址丰富,每个人,每个设备,都会分配到至少一个地址,这样的话,对互联的安全管理会提供很好的技术支持。这是我的建议,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路线图,在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情,比如在国家层面是不是要设定相应的标准,要求设备或者软件支持这样的标准在于进入市场,我们是不是应该有大规模的普及教育,要求在什么时间,我们政府的络首先就应该支持v6。比如讲当时的千年虫的问题,到那个时间点,就把这个问题解决掉。这就是我的想法,就是说,抓住机遇,迎接挑战,积极向下一代互联过渡。

掌握这三个要点,SEO优化其实很简单
门店拓客
微信公众号的小程序
本文标签: